游研社 ‧ 首页推荐
订阅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0-12-02 这个史上门槛最高的汽车俱乐部,车主并不想加入
2020-12-02 你现在可以在Xbox的新主机上玩PS2游戏了
2020-12-02 越南的游戏市场同样遭遇了严重的“盗版问题”
2020-12-02 国外影院改行做起了包机房
2020-12-02 【白夜谈】我为什么沉迷《地下交通站》
2020-12-01 下一口甜品:先导测评NVIDIA RTX 3060Ti
2020-12-01 腾讯游戏发布第三季度认证主播影响力榜单:融合深入 新环境激发蓬勃生命力
2020-12-01 【白夜谈】F1车手的幸运会有下一次吗?
2020-12-01 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成人影片先于游戏问世了
2020-12-01 20年后,曾因宝可梦“勇基拉”起诉任天堂的魔术师道歉了
2020-11-30 【社长说52】马里奥大叔的“跳跃”能力,几十年来是如何进化的?
2020-11-30 为什么垃圾车上会挂着毛绒娃娃?
2020-11-30 这个《模拟人生4》MOD让小人们玩上了《赛博朋克2077》
2020-11-30 【白夜谈】 源于生活还是高于生活?
2020-11-30 国外玩家千辛万苦买到了PS5,收到的包裹里却装着空气炸锅
2020-11-30 视频平台的花式算命,已经成了互联网占卜的新潮流
2020-11-29 PS4与PS5玩家两世同堂薅羊毛,然后一块儿被封了……
2020-11-27 荣耀猎人游戏本V700:意料之外的实用
2020-11-27 《神武4》十周年全新内容上线,硬糖少女303合作单曲同步推出
2020-11-27 你真的了解春丽姐姐吗
2020-11-27 【白夜谈】“国宝手办”陷入的争议
2020-11-24 第三届全球游戏动漫美术概念大赛颁奖典礼圆满落幕
2020-11-24 《恋爱绮谭》:不愿放手的那一半夏天
2020-11-24 【白夜谈】马保国们的现实扭曲力场
2020-11-24 窃取了卡普空机密文件的黑客组织,够开一场“游戏发布会”了
2020-11-23 有人复活了26年前被世嘉取消的VR头设
2020-11-23 国外玩家千辛万苦买到了PS5,收到的包裹里却装着空气炸锅
2020-11-23 原来有这么多人不相信芬兰这个地方真的存在
2020-11-23 Flash游戏不会死,而会将被永久保存在这个博物馆中
2020-11-22 推特的“事实核查”标签,被网友们玩出了花
2020-11-21 150万人在线观看了这个节目的葬礼
2020-11-20 《和平精英》的“进圈”和“出圈”
2020-11-20 【社长jing了!Vol.84】关于游戏,我和家长有说不完的故事
2020-11-20 2020年还在写邮政信件的人们
2020-11-20 气象专家考证出了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中决战的具体时间
2020-11-20 任天堂禁止动森里出现政治宣传,拜登的小岛危险了
2020-11-20 【白夜谈】《魔兽世界》的时光之穴到底怎么走?
2020-11-19 疯子程序员编写了一个操作系统,来与他的上帝沟通
2020-11-19 重制版《恶魔之魂》里,出现了一扇打不开的门
2020-11-19 【白夜谈】虚拟偶像当上了封建领主,让我想起我好像也是个勋爵
2020-11-18 LOL版本大改后,不少老玩家都疯了
2020-11-18 除了水浒卡,你还记得干脆面里的塑料圆片吗?
2020-11-18 程序员用AI算法生成了3000个新的宝可梦
2020-11-18 《Among Us》被未成年玩家当成了约会软件
2020-11-18 【白夜谈】12dora和B站最后的原始岁月
2020-11-17 这个因网络暴力扬名的日本“教派”,发了上百封威胁信扬言炸学校
2020-11-17 现在,你可以在PC上“玩PS5”了
2020-11-17 Twitch为规避版权警告让主播关掉游戏音效,主播们真的照做了
2020-11-17 【白夜谈】没有外卖时人类是怎么生存下来的?
2020-11-16 租车示威、送花圈:SKT粉丝抗议俱乐部运营始末
2020-11-16 他们在现实的切尔诺贝利捡垃圾
2020-11-16 “闪电五连鞭”和“耗子尾汁”是什么?
2020-11-16 女玩家声称自己是LOL新英雄萨勒芬妮的人物原型,遭到拳头否认
2020-11-16 【白夜谈】《后翼弃兵》和大女主剧
2020-11-13 买不到次世代主机,玩家们被逼疯了
2020-11-13 一度流行全国的《三国群英传》,如今只留下各种鬼畜的记忆
2020-11-13 《和平精英》与腾讯主播认证计划正在合作“造星”
2020-11-13 【社长jing了!Vol.83】《Elden Ring》不止文件夹
2020-11-13 四条鱼花3195小时通关了宝可梦
2020-11-13 流传甚广的Xbox新主机冒烟,可能只是电子烟伪装的
2020-11-13 【白夜谈】如何在《刺客信条:英灵殿》里“大口四方”
2020-11-12 技术与运气的极限:《魂斗罗》速通世界纪录发展史
2020-11-12 我们抢先体验了一下PS5,新手柄非常让人惊喜 kong
2020-11-12 一个科研项目正在通过推特词汇来判断人们的幸福指数
2020-11-12 育碧为《刺客信条:英灵殿》中对残疾人物的描述向玩家道歉
2020-11-12 日本怪盗疑似用虫作案,偷窃了价值一亿日元的游戏王卡牌
2020-11-12 【白夜谈】双十一杀死光棍节
2020-11-11 【红白机N合1】难到砸手柄的《忍者蛙》是怎么诞生的?
2020-11-11 一位在台上坚守36年的主持人去世后,玩家选择在游戏里悼念他
2020-11-11 新冠疫苗成果让股市重振雄风,游戏公司股票却在跳水
2020-11-11 【白夜谈】为什么美少女配上重武器更可口
2020-11-10 这两天突然上热搜的“凡学”,究竟是什么学问?
2020-11-10 挣扎过后,“小霸王”破产了 南回归线
2020-11-10 2020年,GTA5卖得反而比往年更多了
2020-11-09 技术宅用PS5手柄的震动功能成功演奏了《毁灭战士》BGM
2020-11-09 见证“美式新王”《污痕圣杯:阿瓦隆的陨落》的诞生
2020-11-09 现在,你甚至能在Excel里玩到《勇者斗恶龙》
2020-11-09 一些老游戏里的奇葩3D生物,正在被集中起来公开处刑
2020-11-09 黑客游戏《看门狗:军团》源代码遭黑客泄露
2020-11-09 你可以在NS上读鲁迅的著作了
2020-11-07 为什么要玩《真·女神转生3》:它是Atlus成功的原点
2020-11-06 【社长jing了!Vol.82】Capcom这是脏话不可以讲哦
2020-11-06 2020 WePlay游戏文化展舞台日程公布&嘉宾不完全盘点!
2020-11-06 已经有人在用脚速通《蔚蓝》了
2020-11-06 【白夜谈】我去S10现场cos了一天欧皇
2020-11-05 因为游戏卖的太好,《恐鬼症》决定延长“抢先体验阶段”
2020-11-05 风靡日本的《鬼灭之刃》,最近却因为“鬼灭骚扰”惹了公愤
2020-11-05 这款多人生存射击游戏,可以利用AI去陷害对手
2020-11-05 游戏零售商举办员工尬舞大赛,却拿“加班10小时”作为比赛奖品
2020-11-05 【白夜谈】16年前的国产《棋魂》
2020-11-04 有人让《P.T.》在《毁灭战士》里复活了
2020-11-04 【白夜谈】在《无人深空》的聚光灯之外
2020-11-03 Pornhub推出了他们的性教育频道
2020-11-03 G胖要把《半条命2》的花园侏儒塞进火箭送上天
2020-11-03 那些你眼熟的武侠与言情封面,可能出自他们之手
2020-11-03 宫崎老贼新作终于有消息了,但玩家们的梗还没玩够
2020-11-03 有人在《VR Chat》里还原了“太空狼人杀”
2020-11-03 雅达利公布了旗下“游戏主题酒店”的最新概念图
2020-11-02 专访拳头游戏CEO Nicolo Laurent:始终倾听玩家的声音
2020-11-02 现代少女“百合”是如何起源的
2020-11-02 有人在《模拟人生4》中演出了一场契诃夫的《海鸥》
2020-10-31 【白夜谈】:我差点靠塔罗牌成了女巫
2020-10-31 地狱三头犬是如何变成“傻狗”的?
2020-10-30 【社长jing了!Vol.81】“任何游戏都能赛博朋克,除了......”
2020-10-30 告别“100年代”的剑三玩家,开始向下一个时代迈进了
2020-10-30 2077再次跳票后,给游戏业界带来了不少“次生灾害”
2020-10-30 老外花数十万美金买了盒古董宝可梦卡牌,直播拆封才发现是赝品
2020-10-30 【白夜谈】星际2还是停止更新了
2020-10-29 游戏与音乐平台的跨界合作,是如何推动认证主播“破圈”的
2020-10-29 17位游戏制作人相聚2020WePlay与你畅聊游戏人生
2020-10-29 在20小时游戏体验后,我感受到了《轩辕剑柒》的诚意
2020-10-29 两只螳螂的爱情故事,和一位去世的独立游戏开发者
2020-10-29 拿到PS5实机后,人们才明白它到底有多大
2020-10-29 【白夜谈】我又把2077给退了
2020-10-28 因为修改器Bug,《恐鬼症》里真的出现了不受程序控制的鬼
2020-10-28 因为修改器Bug,《恐鬼症》里真的出现了不受程序控制的鬼
2020-10-28 《The CRPG Book》的全新译本《CRPG 通鉴》连载 #1 前言
2020-10-28 在“直播型游戏”大火的今年,再看《人类:一败涂地》带来的经验
2020-10-28 这个开放世界游戏,能让你届到一些“中国式赛博朋克”的味道
2020-10-28 加州大火已经逼近暴雪总部
2020-10-28 【白夜谈】我如何向朋友安利桌游模拟器
2020-10-27 微软做了一款和Xbox Series X长得一样的冰箱
2020-10-27 对于满分神作《超级马力欧:奥德赛》,我有些别的话要说
2020-10-27 分不清小熊猫和小浣熊,导致了一场互联网“干脆面”之争
2020-10-27 【白夜谈】取代孤独美食家的是一只兔子
2020-10-26 【社长说51】说到“用心做CG”,你得知道游戏大厂背后的这家工作室
2020-10-26 《Among Us》里已经出现了为特朗普拉票的外挂
2020-10-25 最近的“打工人”是什么梗?
2020-10-24 作为一个狼人杀游戏,《Among Us》在P站一天被搜索70万次
2020-10-24 因为尴尬的视角,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》删除了史蒂夫手里的肉排
2020-10-24 【白夜谈】记十年前我参加的一次新概念作文大赛
2020-10-23 【社长jing了!Vol.80】“我又一次在梦里脱单了”
2020-10-23 《百英雄传》众筹450万美元背后的故事
2020-10-23 我们采访了《Party Animals》制作组,他们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做更酷的“动物打群架”
2020-10-22 世界上第一款16位游戏机要以儿童机的身份重生了
2020-10-22 俄罗斯人做了个少林抗日武侠游戏,看起来还挺像回事的
2020-10-22 《天涯明月刀》“十城明月”盛典回顾 郝磅磅
2020-10-22 一部虚拟主播的《造神纪》
2020-10-22 用鸽子送SD卡,是现代最高效的信息传递方式吗?
2020-10-22 今年最特别的独立解谜游戏,源自两个开发者的毕业作品
2020-10-22 《星际争霸2》付费内容停更后,我们与黄旭东聊了聊这款游戏今后的路 五只不行
2020-10-22 昨晚有40万人在Twitch看美国女议员直播《Among Us》
2020-10-22 【白夜谈】女生做主角的GTA让我上了头
2020-10-21 为了实现诸葛亮的人生理想,中日网友操碎了心
2020-10-21 就连那个“太空狼人杀”里,都开始出现外挂了
2020-10-21 初音未来宣布就职日本新冠防疫对策助理
2020-10-21 【白夜谈】我又想吐槽NBA 2K了
2020-10-20 有了这个Mod,你可以用健身环玩旷野之息了
2020-10-20 VR光剑《节奏空间》全国挑战赛落幕 咕噜咕噜猪
2020-10-20 我们仍然不知道那天Fnatic被TES让二追三的真正原因 五字不行
2020-10-20 【白夜谈】如果买了《马力欧赛车实况》,玩的最开心的可能是你家的猫
2020-10-19 有玩家做了个自我惩罚机器,每在黑魂里挨一次打就会物理喷血
2020-10-19 当游戏试图在娱乐之外,讲一个深度故事时
2020-10-19 美少女千千万,而桥本环奈只有一个
2020-10-19 《刺客信条:英灵殿》试玩报告:可能是近年来最完整的《刺客信条》
2020-10-18 【白夜谈】 一次难忘的噩梦体验
2020-10-18 看腻了名媛,不妨来这个网站看看人间百态
2020-10-15 【社长jing了!Vol.79】留给GTA6的时间不多了
2020-10-15 现在,你可以在赛车游戏里驾驶Joy-Con畅快漂移了
2020-10-15 十分钟建岛的动森速建视频,玩家们似乎已经看腻了
2020-10-15 践行初心使命 体现责任担当 人民网举办2020游戏责任论坛
2020-10-15 【白夜谈】摇杆漂移让我停不下来
2020-10-15 外面的苹果在开发布会,监狱里的“Apple”在闷声发大财
2020-10-14 澳洲LOL联赛停办后,拳头连玩家活动纪念物都拿出来拍卖了
2020-10-14 那种“抽出管子”的游戏广告在英国被封禁了
2020-10-14 技术宅终于做出了真正能自由伸缩的《星球大战》光剑
2020-10-14 游戏角色名如果采取“意译”,会是什么画风?
2020-10-14 【白夜谈】被嫌弃的虎子的后半生
2020-10-13 因为未经授权贩售周边,国外女主播被任天堂要求更改网名
2020-10-13 亚马逊开发的第一款PC游戏,上线不到六个月即宣告夭折
2020-10-13 通过自学,这个女孩创造了《Hades》《晶体管》《堡垒》的视觉宇宙
2020-10-13 【白夜谈】我十分确信我的PS4里有蟑螂
2020-10-13 美国爆蛋之王的绝技,每招都让人下盘发凉
2020-10-13 人类终于玩上了用土豆驱动的《毁灭战士》
2020-10-12 两颗长在一起的行星,成了《无人深空》更新后的热门景点
2020-10-12 真爱粉用虚幻4自制了《星球大战:前传》主题游戏
2020-10-12 中国首家跨次元文化体验主题乐园,2020 WePlay文化展售票开始
2020-10-12 成都游戏业的历史印记:星漫科技的故事
2020-10-12 游戏里的NPC概念,怎么就成了特朗普粉丝专用嘲讽梗
2020-10-12 我的朋友是怎么玩游戏到欠债的
2020-10-10 《彩虹六号》的“吉祥物”机枪哥,终于得到了史诗级加强
2020-10-10 看了PS5的拆机视频,下世代主机最重要的配件可能是空调
2020-10-10 100多年前,艺术家就开始用“动作捕捉”来搞创作了
2020-10-10 图书管理员盗窃了130万美元打印机碳粉,还借机公费买游戏
2020-10-10 【白夜谈】今天大家《博德之门3》了吗
2020-10-09 除了撸狐狸,你现在还能在对马岛上撸狗了
2020-10-09 渐渐追上了时代的脚步——《轩辕剑柒》试玩
2020-10-09 从博弈论谈起,为什么说绝对平衡的FPS多人游戏反而不好玩?
2020-10-09 在官方与玩家的共同“整活”中,《糖豆人》即将迈入第二赛季
2020-10-09 《看门狗:军团》试玩报告:从黑客到“宝可梦”
2020-10-09 “原地TP”式旅游在今年有多火?
2020-10-07 【社长jing了!Vol.78】怎么用150块过一个月
2020-10-05 糖豆人变形记
2020-10-03 游戏卡带“鉴宝”,是一件比想象中更严肃的事
2020-09-30 为视频会议提供山羊,在疫情期间发展为一项成熟业务
2020-09-30 美国700万人感染新冠,但是洛杉矶漫展依然打算继续
2020-09-30 有玩家在《我的世界》里重制了《命运》
2020-09-30 《最后生还者》要出桌游了
2020-09-30 【白夜谈】我为什么可以早睡
2020-09-29 腾讯的START云游戏体验如何?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